首页

    春秋战争,前后368年,150年间为中原诸候对荆楚战争,是谓中心战争并不过份。南方之荆楚,针对中原列强,连熊渠(楚王)自己也承认:我是蛮夷。颇有谁怕我的狂妄之气,说过的话可能不算,做过的事可能不究对错,凭的是意念所指。因为它的存在,这一池春秋碧水便不得安宁,但想那豪放的楚辞倒也添得几分精致之处,在渐入中原的途中,夷人渐得开化,夷疆渐趋广陌,那份志履弥坚的果敢,那种痴情梦想的超然,让人不免生出几分感叹出来。

    在上节说到,秦晋两国由合至分,恨意萦怀时,常年交兵不断。而楚心窃喜而行,乘乱而灭江、六及蓼等小国,又复得觊觎中原之心之力了。

    多少王朝事,尽在一梦中。

    晋在此战前,已历经襄公(4)、灵公(14),成公、景公共31年。此31年间,走马灯似地换人,虽后继有人,但国事更迭必影响权利交接、人事浮沉人心必涣散,制度的修葺必引民心惶惶,焉能做到政经通达、百姓安乐?

    楚在此战前,只历经穆王至庄王。同一时期两代人,无人叮扰,无人注目,形单影只也算是平稳过渡。

    为了对变节者以示惩戒,继尔达到扩大影响力的楚国,在公元前597年的一个春天,终于有了一次这样的决心--伐郑。也是那一天的这次偶念,无意间竟促成了晋楚在沼泽地芦苇丛黄河边的一场戏剧性的对决。

    先表晋。晋虽国势日衰,一年不如一年,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尾大不掉,见小兄弟郑国受难,岂有不帮之理?当时的统帅是荀林父。这人有点优柔寡断,当断不断,反受其乱,没有把握全局的能力,没有多少人格上的魅力,以致于部下与他面和心异,当时楚国的伍参(朝臣)与身为令尹的孙叔敖闲聊时的一番对话,颇另人寻味。

    

    当时的情景,也确是如此,事实上,团结一致,才能瓦解敌人。在政策得不到有效落实、在决策没人尽力施行的背后,军队想不打败仗也是极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楚国的庄王,确是位英名有为的主,内则国富兵强,外则西联秦国,东与吴越结盟,结交中原的鲁及曹国,武力征服郑宋陈蔡,左右逢源,踌躇满志。有一次竟问别人周鼎重不重?看官可知周鼎,实乃国家的神器,他老人家有空惦记这事,实是有问中原之嫌了。晋国的有识之士对楚国也有一番评价:楚军昔岁入陈,今兹入郑,民不罢劳,君无怨言,政有经矣…..老有加惠,旅有施舍,君子小人,物有服章,贵有常尊,贱有等威,礼不逆矣。德立刑行,政成事时,曲从礼顺。由此可以看出,楚国内政外交、文攻武备的工作一日不敢怠慢,诚言民心顺则国运通,真和谐社会也,不发展就有点对不起这份勤快劲了。

    其战场曾在前面文里两次提及。它是建周时管叔的封地。一次是昨文提到的秦晋之事中郑公对杞子所说的一番话,让杞子带人到那里打猎的地方,那是一片开阔的沼泽地,北邻黄河,就是今天所说的邲之战场。

    想入主中原,其形势非上辈成王所同日而语了。其时,与秦国成了把子兄弟,宋则成了楚的附庸,就是郑国有点不明事理,没把楚当盘菜。当时秦在伐郑时就有郑商弦高挡道,诡秘得使秦不战而退。这次想让郑国汲取教训的是楚,因郑这两面三刀的货色,大家都没有好印象,这是其一,还有的是楚想入主中原的话,北邻即为郑国,不让它成为自己的领地,不把郑国作为自己的左右口袋中物,就不足以控制黄河以南区域,那挺进中原的梦想就是纸上谈兵,成了永远实施不了的方案了。

服务信息
菲防长:菲重开苏比克湾就是为南海 就对抗中国

菲防长:菲重开苏比克湾就是为南海 就对抗中国

美媒:美无人机将在南海大展拳脚 曾遭中方谴责

美媒:美无人机将在南海大展拳脚 曾遭中方谴责

美媒:苏35优于中国所以现役战机 中国试图购买

美媒:苏35优于中国所以现役战机 中国试图购买

解放军赴俄参演舰队遭日本监视

解放军赴俄参演舰队遭日本监视

中国编队过宫古海峡归国 途中释放无人直升机

中国编队过宫古海峡归国 途中释放无人直升机

印度二手航母妄想对抗“瓦良格”

印度二手航母妄想对抗“瓦良格”